破而後立

March 4th, 2010

武俠小説裏有一招叫做“破而後立”,意思是說某主角(多半是男主角,從來沒看到女一號如此,小龍女除外。女俠或女賊受傷,主要的目的是給男主角機會,不是讓她們增加功力。)被打得差不多快死,然後突破瓶頸,武功大進。

根據微觀經濟學的理論,任何有競爭力的事物,一開始就有少數人眼明手快,得以輕鬆獲利。然後很多人開始搶食大餅,紛紛跟進。最後市場平衡,弄得大家都只有蠅頭微利。

教育也如此。大學生滿街走的結果,就是大學生不再值錢。等大家都知道學位有用時,學位就快沒有用了,尤其是那些靠花錢投入就能拿到的學位。

要徹底打倒升學主義,只有一個辦法:用完全隨機的方法抽籤。這樣做,可以100%地做到“破”。

我建議的是“鋸箭法”。

鋸箭法是說有人中了箭,請外科醫生治療,醫生把箭幹鋸了,然後說弄好了,剩下的箭頭請找內科醫生。

誰說破就一定會立的?即使在武俠小説裏,99%的人物,都是破而不立的。

我又不是教育部長,能替他解決一半問題,還不夠?

今古四喜詩

March 3rd, 2010

古: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今: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作者不詳,但是現代的人和古代的人,想法真是蠻不一樣的.

不夠智慧時不如不要智慧

March 3rd, 2010

MS 的中文輸入軟体,有不少問題。下面是我練習了兩個星期後,遇到的困難。

1. 冷僻字太多。常用的字,不過4000左右。再加2000較冷的字,就應該差不多了。太多冷僻字在上面,大大地增加了選字的麻煩,同音選字,是漢語拼音的基本問題。再因爲MS 的中文輸入法不外加四聲,有時甚至要在200字裏選一個。不信的話,試試去找一找單一個“醫”字!

2. 同樣的一個字,常常不出現在同一個位置。這是設計成這樣的,因爲這個輸入法以詞為主。用 yiyuan,很容易得到“醫院”,但是用 yi ,反而很難得到“醫”。單用一個 chang, 則“常”不是在第四就在第二。但是用 changchang,“常常” 就出現在第一位。它是永遠記得我的習慣,還是只在這一次記得,我還不清楚。但是經常要在不同的地方找同樣一個字,怎麽可能快得起來?

3. 有些常用的繁體字很難找到。

這是號稱是“智慧型”的輸入法。在軟体寫得還不夠好之前,多半是自作聰明型的智慧,電腦用它的小聰明和愚蠢的堅持來告訴你它認爲的對你最有用的方案,是很麻煩的。例如我用“ruanti”, 可以得到“軟体”,是簡體字;用 “fanti”, 就得到“繁體”,這是什麽邏輯?

《孫子》: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

銀髮再學中文輸入

March 3rd, 2010

我其實曾經會過中文I/O,那是1995 左右,會過的方法是“輕鬆輸入法”。是吾友鄭紀倫介紹的。他的老哥是寫“1995閏八月”的,是職業作家。紀倫說他老哥每天8000 字,就是靠這軟体。法子不難,每個字基本上只靠字首和字尾,鍵盤和倉頡法差不多。那時還不算太老,練習了一陣,雖到不了每日8000 的水平,也勉強可以用了。

可是“輕鬆法”是一個小公司發行的。到了XP的時代,就一直不能提供新的版本。我的辦法是不換電腦,這樣拖到了退休,同時也拖到了電腦非換不可。電腦換了之後,我就又囘到了以前只會英文打字的時代。偶然要用中文的時候,就靠手寫辨識法。這就慢了,女兒說,十個指頭當然比一隻手要快。其實手寫法還有另外一個問題:用電腦多年,有些字 看起來是認識,但已經不那樣會一筆一筆地寫了。

決定了,年紀大了,再去記住一套鍵盤碼,並能記憶到不用想就能信手打出的程度,並不現實。英文鍵盤我是還記得的。雖不能到手揮五弦,目送飛鴻的程度,但還能馬馬虎虎不用想就知道。另外,也不能再犯以前的錯誤,採用可能倒閉公司的I/O軟体。因此漢語拼音型的輸入法,就是第一類選擇。

有個説法是:好的科技產品,應該是不用學習的。例如用腦波直接指揮,不用手,也不用手指。但現在只是2010,離 2050還早。所以對於中文輸入,還是需要練習,很多練習。練習需要基礎,對於漢語拼音的輸入法,最需要的是你對發音的掌握。

我年紀有些大了,沒受過囯語推行委員會所弄出來的那一套訓練。簡單的說,就是發音不夠標準啦。“因”和“英”聼起來難道不一樣?“民”和“明”當然應該也是相同的。多年來,把我的名字“民德”誤叫成“明德”的,至少100次,也好像沒有什麽問題。如果是李艷秋,問題就簡單了。但是有些字是從頭到尾就讀錯的,我就靠網上的Yahoo奇摩字典。它的拼音包括漢語拼音,蠻有用的。一般我們都是用字典查不認得的字,在練習輸入法時,查的都是認得的字。不對,查的是我們認爲認得的字。不要懷疑,很多字是很多年來從頭到尾就讀錯的:標準國語是很難掌握的。

另一個問題是軟体本身。MS 的這個漢語拼音軟体,好像不是對繁體字很懂的人弄出來的。例如“囯”字,就排在很前面,你若要繁體的,打入“meiguo”可以得到“美國”。如果只要一個單獨的繁體的國字,是有的,但是在很後面。同樣的問題,在“醫”、“後”、“夫”、。。。都存在。有些不是簡體繁體的問題,例如“夫”字,我可不知道簡體怎麽寫。這也不是冷僻字或常用字的問題。“輢”這個一般字典都沒有的冷僻字,都排在“醫”前面(“醫”排在150字之後,不受重視得令人髮指)。而且,簡體的“醫”,我也找不到。網路上把Windows叫做“瘟到死”,不是沒有道理的。

練習了兩個星期,我現在也勉強可以上手了。仍然很慢,但我也不用上網和別人聊天。後遺症不少,臺北市的街道名,用的是漢語拼音,捷運也用,出門時可以練習。上午去銀行辦事,行員的名牌上有個“玨”字。我便問,兩個王字怎麽念?她說“絕”。我心裏就在que 裏jue想,用“雞”還是“妻”?有一次在捷運上厠所,心裏還在想,噓噓應該是xuxu 嗎?這樣的日子,也不是那樣的無趣的。

2010-3-3

八聲甘州

September 24th, 2007

行萬里,幾度舊清秋,且拈花一笑。
問世間閑情,雖長左右,更何時了?
朝來還是青絲,貪歡需早,
漸多有華髮,情人亦老。

誰云乘風可去?但時有清歌,廣陵甚妙。
看月華如練,有素娥曾到。
漸漸如鉤,情深處,腰圍漸少。
登樓看,湖光藹色,煙波浩渺。

2007-9-15 first draft, in Suzhou, Yang-cheng Lake side. Near mid-fall festival

子陵釣台

September 24th, 2007

不肯做官而已,何為高士;
釣魚豈能養家?不是窮人。

子陵釣台所作聯(2007 sometime in May )

過柳永祠

September 24th, 2007

九曲溪驚豔後, 走過宋街。
宋是醬子的嗎 ?
古雅的造型 , 現代的建築, 穿越的過客。
--乃不知有漢, 無論魏晉。
吆喝著:進來參覌一下喲!

* * *

街盡處迎客坊 。。。。。
説不上驀然相逢的喜悅,
有些意外是真的。
不記得你是閩人哪,
但總覚得曉風殘月楊柳岸該是江南的婉約和瀟灑。

* * *

憔悴總是真的, 何況在酒後。
衣帶寬是瘦身的結果
(用薰衣草的香精吧)
淺酌低唱的浮名, 記得你總是夜店的人氣指標。
六百年, 為伊消得。
林間的風, 依稀是宋時的一往無悔。

* * *

是蠻安靜的,
客少,季淡。
應該的:已不用井取水,
不用你的句子撫傷。
打著你名字的小賣連一本《樂章集》都沒有。。。。

真是寂寞

2007 年 9 月3 日,去武夷山竹筏漂流。溪水九曲,風景極美,終奌處捨筏登岸,有街若宋時焉。街盡處完全意外地遇到柳永祠。

柳永詞:她的溫柔清麗與無奈,常陪我度過需要溫柔也有些無奈的夜晚。就有一奌遇到朋友的感覚。久仰了,我說。

該有一亇可以敬你一杯的方法吧?可以燒一首詩給你嗎?至少,該有一副紅牙拍板吧。
(2007/9)

念奴嬌

September 24th, 2007

人遠江湖,依稀是,千里姑蘇歸路。
夾岸青青垂楊栁,怎繫得蘭舟住?
波臥橋虹, 湖憑燈影, 但明滅如訴:
平林漠漠, 不知鄉關何處。

未老, 休去填詞,
紅翠溫柔, 把青春都負。
黃梅微雨人去後,乍暖輕寒淒楚。
水岸風流, 火樹花飛, 共波上水舞。
天晚愁余, 正覚人間微苦。

2007/6/15 first drafted, 2007/9/8 revised.
Went with neighbors to Golden-chicken Lake just before leaving for Taipei . Lake is well developed, all too well, with all kinds of modern structures, plus trees, waterfront, green turf, music, fountain and lights. It is no longer the type of Suzhou I have been thinking about.

給<北風>的歌者

February 13th, 2007

北風微冷
在不算傷心的酒店
今夜消魂
明日安歸

我在「上洲」見到他,那是個居酒屋。賣的是酒、歌和寂寞。不記得姓名,乾過幾杯酒,是一家小出版社的老闆。

上洲已然歇業,我也再也不去八條通。
記得的是他愴涼的歌聲,唱的是張鎬哲的<北風>:

翻開陳舊的往事
看見一身滄桑
走過陌生的地方
我回到異鄉 …….

北風又傳來熟悉的聲音
剎那間讓我突然覺得好冷
彷彿在告訴我走得太遠
有沒有忘記最初的相約 ….

關於東華本《統計學》

February 9th, 2007

為何要寫?

  • 作者之一在退休後較有功夫
  • 覺得時下的統計學教本 ── 包括不少外國書 ── 其內容都和四十年前的沒有不同。

    意思是說:裡面的該淘汰的內容,因為別的課本也還有,都不敢拿掉;該加進去的內容,因為別的書沒有,也沒有加進來。

  • 目前多半的教本,都提到電腦計算。可是,講的都是用電腦算用手都算得出來的事物。電腦的用處,是拿來算不能用手算的。

    所以,這本書所講的電腦統計計算,很多是你大概用手在一小時或一天算不出來的。自七零年代以還,統計學最大的進步便是有效地和現代的資訊技術接軌,怎麼可以不教?


  • 這書的特點

    任何一個學門,如果還能在現代的科技社會裡立足,必需有一套完整的思路。不止是統計學如此,其它如物理、化學、生物等等,莫不如此。

    如果只是應付考試,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多做考古題。雖然等考試的效用一去(如考取了或者放棄不考了),過一陣就會忘掉。為了應付考試,我們也有一本和補習班名師合寫的統計學(鼎茂出版社:《統計學評論》)。

    如果你將來還想用到統計(例如初等應用:作圖列表,交叉分析之類;或者高級應用:建構模型,解釋現象,從而得到實務上或科學上的意義),那麼,你最好用「讀全本」的方式來「唸懂」。

    這本書給你的是初等的部分,並且也試著向高級的方向舖路。因此在講道理的地方一點也不馬虎。如果讀者還想更進一步,這本書應該能給你相當多的知識,讓你可以出發。